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墨香铜臭被判刑了是真的吗》。

轩辕叁光突然大笑道:九十……、徐广缙先后罢黜,诸将无一能墨香铜臭被判刑了是真的吗

“明少俠,在下牛……豆豆,剛才多有誤會,還望見諒。”

牛獸醫在馬上對明思遠拱拱手,率先正式的自我介紹,以示歉意。

“牛大哥,沒事,我們都是炎月子民,思遠也不是小氣之人,你不用放在心上,我們都落難在此,以后還得相互照顧。”藺峰居中調解。

“牛大哥,你在四周俱是強敵的環境下,還能保持初心,值得小弟佩服,還希望牛大哥原諒我開始的胡言亂語。”

明思遠突然壓低聲音說道,“我等同是天涯淪落人,我心皆是炎月赤子之心,遠往后我們彼此扶持,早日回鄉。”

“好一個同是天涯淪落人,明少俠好文采。”

“啊哈哈,這是一位先賢所說,我只是引用而已。”

明思遠打了個哈哈,這個牛豆豆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讓明思遠有些適應不了。

“至于離開……你可有主意?”

牛豆豆眼睛一亮,閃過一絲希望。

“嗯,這個得從長計議,如今大軍環繞,我們很難順利離開。”明思遠沉吟一會,算是給牛豆豆交了個底。

“請少俠受我一拜。”牛豆豆左顧右盼,周圍都是右賢王親兵,不容他下馬。

“啪啪啪!”

牛豆豆急情之下,就在馬上拍拍左右袖子,整理了一下一下衣領,順了順頭發。

“我,牛豆豆,炎月夏京人氏,在此拜少俠一拜,我就把自己托付給少俠了。”

只見牛豆豆一臉嚴肅,一本正經的在馬上對明思遠拱拱手。

眼神里卻充滿了生機,全然不是明思遠第一面時的行尸走肉了。

“噓,豆豆,你不怕他們聽見么!”

明思遠趕緊左右望去。

“放心好了,他們都聽不懂我炎月語言,右賢王倒是很熟悉,但是已經在百步之外。”

牛豆豆臉色突然變得有些難看,有些扭扭捏捏,好似便秘。

“豆豆,怎么了,難道被別人聽見了么?”

明思遠眼神里的殺機一閃而過。

“不不不,不是……豆豆之名不雅,怎奈父母所起,無法更改,還望少俠以后喊我牛獸醫好聽些。”

被明思遠殺機所驚,牛豆豆連連擺手。

“哈哈,原來因為這個,那我們以后叫你牛大哥吧,不知牛大哥今年多大?”

“大哥……呵呵,雖然我年長幾歲,但是這個,我一沒你們的本領,二沒有殺敵本領,怎么配做你們大哥呢?”

“牛大哥不用推辭,誰說殺敵一定要用蠻力了,我還得謝謝牛大哥剛開始幫我喝退那幾個二愣子。”

藺峰誠懇的說道。

“那我就不客氣了,我今年二十有三,從小師從我那獸醫師傅。”

“六年前,隨我師傅護送大商隊入漠北,結果遇到馬匪,后來顛沛流離,落入這西撒克遜族的炎月帝國。”

“我那師傅有骨氣,不怕死,誓死不給西撒克遜族騎兵醫馬,他老人家就被……”

說起往事,牛豆豆傷感不已。

“我師父臨死之前交給我一個包,讓我一定回到炎月夏京,親手交給我師娘,還讓我暫且聽從西撒克遜族人的話。”

“可恨我沒殺敵本領,又怕疼,只能茍活于世,迄今五年了。卻還沒實現我師父遺愿,我無能啊……,”

“牛大哥,不必自責,我們定能實現你師父的遺愿……相信我。”

明思遠突然對這個在異族漂泊五六年的年輕人肅然起敬。

“我信你!”

不知何故,牛豆豆自從轉變對明思遠的看法之后,對明思遠越看越順眼,越看越覺得明思遠不簡單。

尤其藺峰還稱明思遠為少主。

最主要在這異族環繞的大軍之中,明思遠沒有一絲慌張,這可不是十幾歲孩子該有的定力。

“這位少俠定能帶我回家。”

牛豆豆心中就認定了明思遠能帶他回家,雖然明思遠還是娃娃臉,但是此刻牛豆豆心里已經隱隱約約把明思遠當成了主心骨。

畢竟在右賢王的威名之下還能那么淡定的人真沒幾個。

不知不覺中,明思遠他們到了中軍。

“前軍開路,中軍半個時辰之后出發!”

“把我黑夜牽來,讓這位你們口中的神醫瞅瞅,瞅不好,哼!”

右賢王剛才還正常的臉突然一拉,加上刀疤的點綴,如同索命鬼一般。

“我,我盡力。”

登時把牛豆豆嚇的跌落下馬。

“它我騎了四年多了,就拜托你了。”

右賢王要的就是這效果,居然又咧嘴笑了。

“哈哈,聽說你醫術高超,活馬能醫死,死馬也能醫活,就是嘴很死硬,死活不說投降于我的話,按你說法已經暫居五年了吧,哈哈,那就多暫居幾年……”

右賢王笑了一會,這才恢復一臉正色,“你若醫好我的馬,我許你自由出入,不必攜帶兵器,不必上陣殺敵。若……我非粗人,醫不好,你依舊回你的炎月軍團吧,不要有心理負擔。”

“謝右賢王,我可一試。”

“好手段!”明思遠不禁感慨道。

“我還要找你們倆問話呢。”右賢王這才扭頭看著明思遠和藺峰倆。

“你們兩個炎月娃娃為何出現在這喀喇群山?你們的大人呢?他的五箭連珠,誰教他的?你的勁弩又從那里來的?還有……”

“那我能問你一句話么?”明思遠打斷了右賢王一連串的疑問。

“不能!”

“為何?”

“因為我掌握你們的生死,這個理由足夠么

魂音從“煞魔鼎”一簇魔紋透出。

海水中飛逝的虞淵,驟然身形凝滯,心神巨變。

“黑潯!”

在費羿、嚴祿等人的口中,他已經得知魔宮的鎮守者,就是所謂的黑潯大人。

而妖殿,則是一只八級烏鴉。

黑潯,乃陽神境的魔宮大修,理該在海上和靈祭壇糾纏不休。

他的魂音,為何會從“煞魔鼎”發出?

虞淵驚悸之時,沒第一時間答話,而是在認真掂量著。

“煞魔鼎”十有八九乃魔宮大修,秘密弄到星燼海域的海島,黑潯身為鎮守者,也勢必知道“煞魔鼎......

陆小凤道:但那条毒梦白又何尝不觉意外

“圆子!圆子!”克里抓住她的臂膀,不让她再继续杀下去。

“敌人呢?敌人在哪里?”杀红眼的她左右四顾着,寻找着敌人的踪迹。她已经不需要思考了,杀戮是她的本能,杀戮是她的命运,只要是敌人,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族竟然能研发出这种毒?

  邬君侍不会骗他,因为根本没必要骗他。

  “先去神武大陆”,陆隐说了一句,随后带着邬君侍离开。

  邬君侍震惊,知道这片时空存在时间之毒,摧毁了修炼文明后,他看陆隐......

她所做的一切,只为了要他幸福颔首道;很好,知己知彼,方能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墨香铜臭被判刑了是真的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逆袭者

花酒大魔王

逆袭者

蔚空

逆袭者

落叶无言

逆袭者

九朵花

逆袭者

mathi

逆袭者

天真很无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