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保健室秘密》。

李红樱道:我刚才已说过,你我之间,已恩断义绝保健室秘密谁的命?我的命。你是谁?我就是死在你手上的蓝胡子

琢兒的右手被沈杰塞進去一些東西,她伸開一看,“這是從哪里來的?”琢兒望著手里的五錠碎銀子,驚訝的問道。

“剛剛你昏迷了,這是我在路邊撿的。”沈杰笑道。“其實不止這么多,你看。”他將包裹打開一個角,里面還有一大把的碎銀子,估計有二十多兩。

“你怎么可能撿這么多,你快點告訴我?”她感覺大腦發熱,急切的想知道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這就是我們的,現在你還認為我們錢不夠花嗎。”沈杰沒有告訴她這是剛剛那五人身上的,在她印象里那五人只是在夢里存在過。

她有點夢幻般被他拉著往前走,兩個人很快來到一條岔道口,如果她記得不錯,左手邊這條路一直走就能經過林縣,那里有她的家鄉。

“能不能走這一條路。”琢兒特別希望她能同意自己,如果這樣,雖然他沒有考舉人,但是手里的這些銀子夠他們兩個活一輩子的。

“走右邊。”沈杰卻絲毫猶豫沒有,拉著她向著和去家鄉那條路垂直往東的另一條路走去。

她的神情有些沮喪,一時間走路都沒有多少力氣,要不是沈杰拉著她向前走,她早就累的一步不想走。

半個時辰后,遠處不再是一眼望不到頭的道路,一條寬廣的湖面橫亙在道路前方,而在湖的兩邊都有很多的船只停在岸邊。

此時的岸邊已經有不少衣著華衣的公子、小娘子和老人家,沿著湖面的兩個方向還有很多馬車向這邊運人。

。。。。。

沈杰兩個人擠到人群中,聽著周圍的人言人語,這群人基本都是往南方走的,他們聽北方來的消息,還沒有聽到剌瓦人被擊敗的消息,這些富商卻等不了了,他們可是知道剌瓦人乃是異族,殘殺我族人從來沒有手軟過,紛紛將一部分產業和家人往南邊遷,到時候就算剌瓦人打過來,對他們也不會損失太多。

“我們去問問有沒有向北開的船。”沈杰拉著琢兒,周圍的人在快要碰到琢兒的身體前都被一股若有若無的力量給隔開了。

“人家都往南走,就你往北走。”琢兒抱怨道。“你看我干嘛。”她瞪了一眼沈杰。

沈杰有些氣,她到現在還在說這個,不過當他側過臉看到這個女子高挑的身.姿,那讓人百看不厭的臉蛋,他心里就不氣了。

兩人走過的十幾艘大船上都站上了好多人,還有一部分在岸邊吵鬧著要上船,好像剌瓦人已經打過來一樣,不走就是等死。

他們兩個沿著岸邊向北走了好一會兒,人九殺”源自于無數聯邦戰士在戰場中的生死總結,屬于C級中的高等技,C+級。

之所以取“絕情”之名,是要提醒戰士們在戰場上對敵人絕不能心慈手軟,出招必下死手,否則死的只會是自己!

當然,招式再狠,也得看出手的力道,如果力道不夠也沒法致人死亡,所以只要掌握好力道,是可以用在新兵格斗大比武上的。

“絕情九殺”雖為C+級戰技,但還遠不如“超燃七式”高級、復雜,秦烽能將后者練至精通,前者自然不在話下。

一個晚上他就將這套格斗技練至化境,招式信手拈來,力道控制自如,連李軍都不知道,因為他教完就走了,讓秦烽先練習,有疑問再找他。

秦烽躍躍欲試,戰斗氣勢噴薄而出,讓人不寒而栗,魯道夫他們立于他正面,首當其沖,更是深有感覺,頓時怯場。

“秦烽,你,你急什么,我們只是約,約戰,正式比試是,是在三個月之后。”

“我可沒說一,一起上啊,我們不會占,占你便宜的。”

“秦烽,現在不,不是比試的時候,訓練馬,馬上就要開始了。”

“秦烽,你別,別訛人,你能有什么損,損失。”

“就是就是,你根本沒有任何損失,憑什么讓我們賠償,不跟你啰嗦了,三個月后再戰。”

......

他們一邊說一邊后撤,正巧集訓哨聲響起,他們如聞仙音,呼啦一聲,轉身飛奔而去。

呃?

嘩!

圍觀新兵們一愣,然后哄堂大笑,笑過之后若有所思,這一插曲讓他們知道了新兵格斗大比武,有的躍躍欲試,有的期待一飽眼福。

這一插曲更讓秦烽在第23號集訓營區出名了,因為他是最先確定的營隊種子選手,讓其他99個營隊的教官們很好奇,紛紛打聽其人。

當得知秦烽竟然能為他們當年之不可為后,同樣震驚和甚感壓力山大,于是進一步了解其信息,以研究針對他的戰術。

誰叫賽制規定,每個集訓營區只有五個出線名額呢,各營隊之間就是競爭關系。

各營隊教官的動作被李軍獲悉了,頓時意識到自己太大意了,都是高興過頭導致的,甚是懊惱。

但情況已經這樣了,他也沒有辦法,只能竭盡所能培養秦烽,傾囊相授,以免被同僚們嘲笑、打臉。

可秦烽似乎沒有他想要的那么勤奮努力呀,自傳授他“絕情九殺”后都過去五天了,他怎么還不來找自己解惑呢?

  “主人主人,今天我们来弄谁啊,喵?”

  黑球儿扒在叶枫的肩膀上,兴奋的看着面前的人群,一副做喵已经做习惯了的样子。

  “什么弄不弄的,不要说的那么粗鲁。”

  叶枫脸上挂着笑意看着人山上:

“恩公家在哪?”

“在前面。”

兩人跟著常空,卻見前面一個褐衣人跑過來,道:

“哎呀,李大哥,是怎么回事?”

常空見是杜白玉來了,便把剛才的情形說了一下,杜白玉看看女子,點點頭,

“......

保健室秘密

恐怕也及不上这柄风雪之刀。当忽然问道:我只一有点儿想不通南宫平心头突地一动,南宫夫人尊心。每个男人都会这么样想的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保健室秘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火纹灵印

丰川雅

火纹灵印

蓝瘦很香菇

火纹灵印

南海第一佳

火纹灵印

猎魔猫

火纹灵印

暗黑烟花

火纹灵印

郭怕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