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h h 文》。

每个人的眼睛都在瞪着长街尽头处。他们正在等一个人,已等了h h 文叶孤鸿没有再动,甚至连呼吸都已停顿,灰白色的丛林,死寂如

逍遙谷結界外的一座山峰之上,孟之洲背著雙手舉目遠眺,有“圣門仙童”之稱的首徒宋璽白衣飄飄站在他身后。

“師尊,你說這結界有些奇怪,恕弟子眼拙,觀望了許久,卻也不見端倪。”宋璽輕聲說道。

孟之洲也不答話,武者都能調用天地靈氣為一個空間地界布下結界,但是手法皆有不同,他只是看這結界手法有些熟悉,就在想會不會是那人?于是故意放出靈識窺探結界之內,好引谷內之人出來見上一見。宋璽見孟之洲半晌沒有答話,又繼續說道:“那日結界之內那人渡劫,陣勢之大,尋常修行者可是造不出這般大的動靜。”說著說著,宋璽自嘲的笑了笑,繼續說道:“弟子當年在突破空冥境之時遭遇的天劫也不曾有這般猛烈。也不知那人成功沒有?”

孟之洲聽他說完,這才笑著反問道:“怎么,這便有些氣餒了?”宋璽低著頭不說話,孟之洲于是接著說道:“武者修行,不可因為旁人而失了道心。人各有天命,而修行,不就是逆天改命以窺天道嗎?旁人進境,與你何干?切記莫要妄自菲薄。”

宋璽皺著的眉頭舒展開來,似是有所領悟,拱手行禮道:“謝師尊警醒,弟子記下了。”孟之洲點點頭,又道:“你是天圣門歷代以來,能在天賦之上比肩你大師伯的人,三年之后的武道大會,便是你接下天圣門未來大旗之時。”

宋璽沒見過梅三弄,自然知道他的傳說,對這位素未謀面的大師伯,心中也是敬佩不已,一怒為紅顏,十步殺一人,那該是怎樣的瀟灑風流?可惜最后卻命如紙薄,英年早逝。天圣門也因此一直被戰神宮和小光明圣地聯手打壓,若不是還有個當朝為國師的師叔蕭子衿,怕是早被其他宗門給吃得只剩骨頭。三年之后的武道大會自己如果能代表天圣門奪魁,那天圣門便可以重拾榮耀。他有這樣的自信,因為他是宋璽。

孟之洲自然不知曉宋璽的想法,就在兩人皆無言之時,孟之洲瞳孔猛然一縮,沉聲說了句:“來了。”宋璽急忙抬頭,見結界之內有強大的靈識穿過,朝他和師尊二人的方向襲來,好強大的靈識攻擊,對方這分明是在威懾靠近結界之人。宋璽冷哼一聲,一躍而起,身形如鷹隼一般凌空而立,手一抖,水墨紙扇順勢打開,扇中的水墨畫竟是騰升而起,在宋璽身后形成一個高幾十丈的儒生虛影,宋璽一手在胸前結印,最后并攏兩指猛然斜向下一刺,“丹青圣吟,破!”,剎那間傳來漫天的喃喃讀書聲,只見那虛影抬起一只巨大的手掌,隨著宋璽手指的方向拍下去。“轟——”的一聲,宋璽落在地上,未見異樣,只是后退了幾步。抬頭向結界望去,結界卻絲毫不動。對方實力深不可測,卻無傷人之意,宋璽眼神一凜,心中不禁疑惑。

正要上前再行試探,孟之洲對他擺了擺手,宋璽才作罷,慢慢退了回去。孟之洲向前一步,抱拳朗聲道:“這位道友,我們師徒二人無意叨擾,只是閣下布結界所施手法頗為熟悉,方才在此放出靈識,只為與閣下見上一面。若有冒犯之處,還望閣下海涵。”

梅三弄站在結界之內,心中五味雜陳。剛才那白衣少年所用的功法分明就是天圣門獨門秘籍——“丹青圣吟”,也是自己三師弟孟之洲所練的功法,正想著是不是師弟的后人來訪,匆忙撤回靈識攻擊,以免誤傷那少年。可轉眼便聽見孟之洲的聲音從那處傳來,心中五味雜陳,五十年了,師弟的聲音仍舊不見多少改變。孟之洲貴為天圣門如今的掌教,理應不會隨意出門遠游,來到這寧國邊界,想必是那碧宵宮的陰無極等人走漏了什么風聲,才會引他來此。故人相見,卻要隔著這模糊的結界,梅三弄心中不免悲涼。

結界之內的人沒有答話,孟之洲沉吟片刻,突然哽咽道:“里面是否是大師兄?”宋璽聽聞此言,心中頓時驚濤駭浪,一臉震驚的看了看師尊,師尊突然淚流滿面,渾身顫顫巍巍,情難自已。自己那大師伯,不是早就已經隕落了嗎?怎么會還在這世上,又怎么會出現在此處。又想到這一路師尊心事重重,心中那猜想也確認了七七八八,想必是師尊收到什么可靠的消息,才和自己匆忙趕到這里尋找。

梅三弄重重嘆了一口氣,伸手向前一拂便打開了結界,澀聲道:“進來吧。”孟之洲不想真的是自己那幾十年未見的師兄,聽見聲音傳來,結界打開,便顧不得言語直接沖進了結界之內。

宋璽跟著孟之洲穿過結界,飛到逍遙谷山門前的廣場之上,抬頭看去,上面階梯之上站著一個頭發花白但面若中年的男子,一襲輕紗白衣,寬信對付他們我只需要兩招!”

關家和封家的弟子怒吼:“放肆!狂妄!”

說著兩人就直接朝著溫樊沖了上去,兩人都拿著大刀,溫樊搖了搖頭:“為什么?我每次說實話你們都不相信呢!”

溫樊說完之后特意施展出羽蛇身法大幅度提升自己的速度,關家和封家弟子驚訝的說道:“好快的速度!”

說話之間溫樊就已經站在關家和封家弟子的面前連續兩刀分筋讓關家和封家的弟子直接身受分離,兩人的攻擊和防御卻并沒有任何作用!

這一次秒殺兩人徹底的將關家和封家眾多弟子的信心給徹底擊潰了,封關兩家大長老和封家家主封繼武、關家家主關紹四人臉色都十分難看,溫樊看著關家家主關紹和封家家主封繼武繼續囂張霸道的說道:“關家家主、封家家主怎么樣?是繼續還是就此認輸啊!”

關家家主關紹和封家家主封繼武兩位家主沉默沒有說話,一眾被擊潰信心的封家和關家弟子卻大聲的喊道:“家主大人,我們認輸吧!”

聽著家族弟子的聲音關家家主關紹和封家家主封繼武兩位家主看向了自家的大長老,兩位大長老嘆了口氣羞愧的點點頭,關紹和封繼武最終咬牙說道:“我們認輸!”

說完之后就直接轉身離去,同時離場的還有關家和封家的眾多弟子在兩位大長老的帶領下離場,觀眾席上所有觀眾異口同聲的高呼:“解刀!溫樊!解刀!溫樊!…”

獨龍寨的眾多土匪都直接沖上擂臺將溫樊給抬了起來拋上半空中,溫樊直接大聲喊道:“好啦!好啦!我們先回山寨!”

溫樊帶著眾人在歡呼當中離開了藍城競技場,關封兩家和獨龍寨的生死戰傳開之后引起了軒然大波,解刀溫樊的名號一時間風頭無量,關家和封家的臉面被扔在地上狠狠的踩!

就在溫樊眾人離開藍城競技場朝著藍城外的獨龍山寨進發的時候溫樊不知道城主藍振派人在暗中悄悄的護送他們,出了藍城數里之后溫樊才把自己虛弱的狀態顯露了出來。

兩位獨龍寨的土匪趕緊上前攙扶著溫樊,董彪說道:‘樊哥原來你真的是裝得啊!’

溫樊點頭:“對啊!剛開始是裝虛弱,后面是裝強勢!”

“哈哈哈!樊哥威武!把封家和關家耍得團團轉!”冷翼說道。

在溫樊剛離開藍城就暗中跟著顏鐵峰看著被人攙扶的溫樊一股心疼的感覺涌上心頭,顏鐵峰一路上悄悄的跟著知道溫樊他們安全的回到了獨龍山寨才返回顏家。

回到顏家之后顏雪就直接沖到了他的懷里:“爹爹!怎么樣了?怎么樣了?”

顏鐵峰簡單的跟顏雪介紹了一下,顏雪開心異常,在知道溫樊已經是煉脈三次的武士之后心里暗暗發要狠下心來修煉,不能落在溫樊后面太多。

回到獨龍寨的溫樊、袁俊、項景龍還有四位隊長都開始恢復療傷,其余的眾多土匪也開始繼續修建山寨,溫樊回到自己的房間先大吃了一頓然后就直接回到了元武空間休息。

溫樊盤坐在元武空間當中反思著生死戰當中自己做的不足的地方,山寨內井然有序的忙碌著,第二天溫樊從元武空間出來走出房門羽蛇羽白雪就直接跑到了溫樊的肩膀上:“小樊子!我都知道了,沒有丟我的臉!值得表揚!”

然后羽蛇羽白雪尾巴指著外面說道:“這邊!趕緊把我給寶貝抓得食物給裝進去!”

順著羽蛇羽白雪尾巴指的方向走到外面,就看到了一個大大的籠子籠子有幾個土匪在看守,籠子里關著一只明顯還沒有長大的小牛犢,羽蛇羽白雪歡快的說道:“這是磷甲牛,體內有非常稀薄的龍族血脈,是非常正宗的龍系元獸!”

“就他?”溫樊看著籠子當中磷甲牛小牛犢:“既然叫磷甲牛怎么沒有磷甲啊?”

“現在還是一頭小牛犢,所以身上的磷甲還不明顯,在成長過程中他身上的毛會慢慢脫落,那時候磷甲才會慢慢的長出來,傳說磷甲牛的磷甲跟龍的鱗片很像!”

溫樊手一揮將磷甲牛和羽蛇羽白雪收到了元武空間當中了,負責看守的土匪已經見怪不怪了沒有問什么而是直接行禮告辭離開加入到修建山寨的大軍當中去了。

溫樊伸了伸懶腰朝著袁俊等人養傷的房間走去。

八點二十分,程零和高開心終于抵達了目的地。

這里荒郊野外,在路邊已經停了不少豪車,人群熙熙攘攘,三三兩兩的,一起向山上而去。

停了車,高開心和程零站在山腳下,仰望面前高大的白色石門,石門是敞開的,門頭上有一塊匾,上面繪有一個字,然而卻是看不懂,好像是鬼字。

“你不是說,鬼廟會是在一條荒郊小路上嗎?怎么跑到山上去了?”

面對高開心的質疑,程零也滿臉尷尬,咬了咬牙,說道:“這廟會一百年一次,沒準兒上次還在一條小路上呢?要知道一百年能發生很多變化的,這一點兒也不奇怪好吧。”

高開心自然也想過,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他向白石門走去。

程零見他不等自己一人先走,在后面直跺腳,暗罵:“活該你單身。”

程零自己一個女人獨自前來,又是逛鬼廟會,在這荒郊野嶺的夜晚,多少還是有些還怕的,趕緊抬腳小跑跟上了高開心。

“你跟我干嘛?”

高開心見她跟來,有些不太舒服。

“你以為我想跟著你啊!你還沒付車費呢。”

高開心撓撓頭,道:“呃……好像是忘記給了哈。”

程零沒好氣的嘟著嘴,道:“什么叫好像忘記,你明明就不想給。”

高開心本來想立刻付她車費的,可是聽到她這話,便明白她話里有話了,再看看她四處張望的樣子,明顯是還怕。

“這樣,先幫我找到我朋友,他答應今晚我的所有支出都由他買單的。”

“好啊,好啊。”

就這樣,兩人結伴而行,穿過白石門,順著石階一步步往上爬。

起初兩人還不在意,直到半個小時后,程零吃力的坐在石階上才發現不對勁兒。

此刻,向上看不到剛才在他們之前上階梯的人,向下也看不到任何一位來者。此刻程零心中開始恐懼了,唯一的安慰是身邊的高開心還在,且石階邊上的路燈也還亮著。

“你有沒有發現,剛才那盞路燈在向上移動?”

程零指著前方右手邊那盞路燈。

高開心突然將她拉起,然后背著她,加速向上跑。

“喂喂喂!你干嘛?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走。”

程零在背后輕輕錘著他的背,嘴上說著兇,但心里卻美滋滋的,有人背著,傻子才要下來自己走。還以為真是一個木頭,結果還是在本小姐的美貌外表下,矜持不住了。

雖然長的一般,穿的衣服也寒磣了點兒,但那些都還可以解決。人嘛,還是不錯的,不知道學歷如何,做什么職業的。

此刻高開心哪兒還有閑心管她心里怎么想,奮力前上跑階梯。如果此時他知道程零心里在想什么,絕對想直接將她扔下去。

背著程零跑了二十分鐘,終于抵達了平地上,將程零放下,高開心直接躺在地上大后喘著粗氣。

“喂,你至于嗎?本小姐有那么重嗎?”看著他那樣,程零雖然想謝謝他的,可是說出口卻變成另一個味道了。

“呼…呼…你試試背著一百斤的豬跑二十分鐘階梯,保管你兩個星期下不了床。”

“謝謝,還是天哥知道疼我。”

兩個人影一前一后,消失在沙丘的后面。過了一會兒,那個落單的土匪道:“孤男寡女,夜半更深,干柴遇烈火,其有不燃乎。”

另一個土匪道:“你就少說兩句,天哥的手段有多狠辣,你又不是沒見過”。

篝火旁一時安靜下來,兩個土匪靜靜的坐在那里烤火。

接下來,馬天便如冶重慶預料的那樣,一把將林婉茹摟在懷里道:“老子旱了這么久了,今天終于能肆無忌憚一回了”。

“哎呀,天哥你干什么?”

“你馬上就知道了!”說著,就去解林婉茹的衣服。

林婉茹嬌笑著,把頭拱進馬天的懷里道:“天哥,你快點兒,我有些迫不及待了”。

“女人真是麻煩,里三層外三層穿這么多”。

“看你笨手笨腳那傻樣,我自己脫”。

馬天訕訕的笑著縮回手,三兩下就把自己脫得干干凈凈,轉身把林婉茹撲倒在地。林婉茹笑道:“看你猴急的,像個毛頭小伙子似的,我衣服還沒脫完呢,你就不能多等會兒?”

“春宵一刻值千金,來吧,寶貝兒讓你領教一下……”話未說完,突然輕聲哎喲了一聲,身子從林婉茹身上滾了下來,抽搐了兩下,就一動不動了。

林婉茹站起身,穿好了衣服,看了看地上的尸體,冷冷的道:“想吃我的豆腐,你以為我怕了你不成?”

黑暗中響起不太熱烈的掌聲,九鷹挾持著教授,從黑暗中走了出來,林婉茹嚇得倒退了幾步,臉色煞白的問道:“你們是干什么的?”

“姑娘真是好手段,毒針見血封喉,教授沒有死在你手上,也算他不幸中的大幸了”。

林婉茹看了冶重慶一眼,眼神中透露出不屑道:“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情,用不著你管!”

冶重慶涎著一張老臉,厚顏無恥地賠笑道:“你這是說的哪里話來,一日夫妻百日恩,妹妹對我這么好,我就是做了鬼也不會忘了你的!”

但是,林婉茹所不知道的是,其實這一切都是九鷹和冶重慶配合好的一出戲。她以為自己與冶重慶的合謀是為了騙過九鷹,但她那里知道,自己才是被玩弄于股掌之間的木偶。事前,冶重慶就跟林婉茹商量好了對策。林婉茹負責去勾引馬天,乘其不備殺掉馬天造成要逃跑的假象。而這個時候,冶重慶故意走漏風聲,讓九鷹將自己逮個正著,這樣就坐實了他與林婉茹只見只有情人關系的事實。

然而,冶重慶下的這步棋其實是一箭雙雕。

連九鷹也成為了他利用的工具。九鷹只是以為冶重慶是一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垂涎于林婉茹的美色,但他卻不知道自己也已經掉入他的彀中。

冶重慶哄女人開心也是他的獨門絕技。剛才還對他橫眉立目的林婉茹,架不住冶重慶幾句軟語溫存,時間不大,兩個人摟肩搭背地坐在篝火旁,竊竊私語起來。把九鷹和其他土匪晾在了一旁。

但是,九鷹卻是一個老江湖,今天的事情他看出了一點不對勁的地方,自己的手下無緣無故就這么死了,自己吃了一個啞巴虧,低聲道:“今天晚上大家睡覺時,都警醒點,這兩個人都不是善類,千萬不能著了他們的道”。

h h 文

真的,虽然以他一个成名人物,,我跟你走,不管你要带我到哪”傅红雪轻轻叹息了一声,喃喃不声不响的站在他面前,看着他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h h 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世界的呼唤

黄河古侠

世界的呼唤

狼牙怪兽

世界的呼唤

起跃

世界的呼唤

魔力

世界的呼唤

萌元子

世界的呼唤

只是心中的梦